• 用户名
  • 验证码
  • 密码
  • 密码确认
  • 点击“注册”按钮即视为您同意并愿意遵守粉丝吧吧 注册协议

忘记密码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邀请朋友下载注册粉丝吧吧

您和您的朋友均可以获得2个粉豆奖励

您最多添加9张图片或1部视频

首页 > 媒体爆料 > 正文

被称为“音乐裁缝”的大张伟也质疑别人抄袭?

网易娱乐  发布于2018-12-02 12:20:11  6032

被称为“音乐裁缝”的大张伟也质疑别人抄袭?

  大张伟最近又摊上事儿了。因为一直走综艺咖路子的他这回参加了一个看起来蛮专业的电音节目——《即刻电音》,还在节目中担任主理人。


  


  说起“主理人”这个身份,大家可能觉得有“主理资格”的人,怎么着都应该是这种咖位的吧?


  


  而唱《嘻唰唰》的朋克大张伟......感觉鹅厂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更玄乎的是,在《即刻电音》的片花里,大张伟一上来就搞事情,直接炮轰选手王绎龙抄袭,原话是:“你那个音乐我听起来就感觉截了别人一段。”


  


  你在说谁呢?


  


  这一怼,网友可算是炸开锅了,纷纷表示常年深陷音乐作品抄袭门、被电影圈群嘲的大张伟,竟然还好意思怼别人抄袭?更是用“大张伟式”口吻为选手辩解:“人家那叫曲库式作曲。


  


  


  不得不说,节目一开头就扔了个千年难题:大张伟到底没有资格做《即刻电音》的主理人?


  


  我们得先来看看大张伟的“朋克”之路。


  大张伟最早出道是在1998年,初中就喜欢摇滚的他,在当时就组建起了摇滚乐队——花儿乐队。那个时候,初出茅庐的他们,以一身杀马特洗剪吹造型,吸引了不少8090后。大张伟早早地当上了乐队的主唱和吉他手,乐队里的鼓手和贝斯手也是非常年轻:王文博15岁,郭阳19岁。


  


  顶着“天才音乐少年”光环出道的他们,可以说“出道即巅峰”:“摇滚教父”崔健会带着鼓手给他们录音,唐朝乐队的丁武在演出的时候会帮他们调试效果器,“摇滚大神”郑钧还会带着这几个熊孩子一起打台球。


  


  出道不到一年,花儿乐队就取得了极大的轰动,首张专辑直接签约的就是“滚石”旗下的“魔岩唱片”,成为“中国最年轻的摇滚乐队”。14岁的大张伟在台上洒脱地唱跳着,台下则是一群同样处于青春懵懂期的听众。


  


  但是大张伟的“洒脱”还不限于出道、不限于曲风,热衷于朋克的他,自然是要将规则打破到底——大家都知道,音乐圈最大的规则就是“提倡原创,反对抄袭”,而大张伟偏偏就是一个真·朋克,从一开始就选择了扒带。


  


  花儿乐队的前两张专辑,《幸福的旁边》和《草莓声明》里的歌,就是根据当时国外大热的流行朋克乐队扒带再创作的。按大张伟的话说,当时扒的Green day等乐队的专辑,扒配器、扒和弦套路,用一样的思路改点不一样的旋律。这也算是大张伟抄袭之路的开端。


  


  不过,年轻时候的“抄袭”其实大众也还是可以原谅的,毕竟谁年轻的时候没抄过一两次作业、作文呢~


  


  但是到了2004年,花儿签约了世界五大唱片公司之一的百代唱片之后,发行的新专辑《我是你的罗密欧》中又有五六首歌陷入了抄袭风波。其中一首叫《该》的歌还被指旋律和艾薇儿的《I Don't Give》非常像——大张伟这次抄了个优等生。


  


  但是洒(缺)脱(钱)的大张伟,选择了在争议中奋勇前行。2005年的时候,他们推出了专辑《花季王朝》,专辑里的《洗刷刷》和《化蝶飞》两首歌迅速火遍全国。但与此同时,这张专辑也成为了大张伟事业生涯中最大的污点,因为这张专辑里被指出有8首歌都涉嫌抄袭。抄袭的对象从国内排到了国外,从顺子排到了Puffy。


  


  不久,百代唱片赶紧发公开信,承认了抄袭。


  


  这次事件可以说是为大张伟日后的“抄袭”之路埋下了浓重的伏笔。为什么这么说呢?就相当于一个人通过抄袭考了全班第一,即便你日后有真才实学重回巅峰,也避开不了这个“污点”。


  


  而对大张伟的音乐之路而言,同样如此。在这次“抄袭事件”之后,花儿的每一张专辑都开始对每一首歌进行严格审核,避免抄袭迹象,据说那个时候的大张伟在录音棚里为了改动主打歌中的三个“嫌疑音”,改到崩溃。


  


  可结果,专辑《花天喜地》出来之后,又有三首歌《大喜咒》、《我的果汁分你一半》、《加油歌》被指出了抄袭,唱片公司不得不在专辑发行前一天收回了要上架的20万张唱片。


  


  而这接二连三的“抄袭”风波,给花儿乐队不小的打击。2009年,花儿乐队就解散了。但是抄袭之名并未随着乐队的解散而离开大张伟。单飞之后的大张伟,每出一首歌,都会被网友极尽所能的去挖掘出可能抄袭的痕迹。


  大张伟都纳闷了:出一张专辑就说我是抄袭,委屈啊~


  


  2016年,大张伟登陆春晚舞台演唱《倍儿爽》的时候,也是曾一度巅峰,很快这首歌就成为广场舞神曲。但很不幸的是,这首歌也被扒出是抄袭鸟叔的神曲《江南style》!从曲风到舞步,跟《江南style》简直不要太像。这件事爆出后,大张伟也承认并道歉,还自黑自己是“音乐裁缝”。


  


  不过,在这个“无规则不成方圆”的圈子里,大张伟即便用“音乐裁缝”来给自己盖章,也没法避开一些“撑原创”的人士。从2016年到2017年,在王思聪的主导下,就曾掀起过两场音乐圈针对大张伟抄袭的撕x大战。


  先是2016年的时候,王思聪联手梁欢怼大张伟改编的《爱如潮水》。


  


  其实那首《爱如潮水》的音乐改编是大受好评的。不仅有来自音评人的善意。


  


  原唱张信哲也非常认可,首次在微博上@人。


  


  连发了两条。


  


  但是随后,梁欢却跳出来指出这首歌抄袭了Zedd。而据说Zedd还是王思聪的好友,王思聪自然也跳了出来。


  


  不过这个梁欢也很迷,一方面他是热衷于在微博上“打假”,指控明星歌手假唱,另一方面他自己过去也曾被质疑过抄袭:他的《小机器人》被人说和MIKA的《TOY BOY》很像......


  


  anyway,当时双方你一言我一语的撕X大战持续了好几天。据说梁欢是发了20条微博,也是很生猛的。


  


  而两人的撕X大战,在圈子里也引发了不小的风波。


  有网友给出了两支曲子的无人声伴奏对比,称两者旋律几乎重合↓


  


  也有网友嘲讽梁欢哗众取宠连发20条微博借机炒作。


  


  乐评人邓柯则认为大张伟改编的《爱如潮水》使用了《Candyman》的编曲要素,但当两首词曲完全不同的歌使用了雷同的编曲要素,从法律角度来说还不能认定为抄袭↓


  


  不过最经典的还是大张伟向王思聪发的一个“360度VR白眼”。


  


  2017年,这个白眼又可以被派上用场了,因为王思聪这次带着宋小君“复仇”来了。事情的原由是大老师那会儿又发了首新歌叫《我在诗里看到了你》,歌里的歌词被质疑抄袭宋小君。


  


  宋小君连续n天在微博和豆瓣里疯狂diss大张伟,有文有真相。


  


  


  


  而王思聪就来了个顺水推舟,转发了宋小君的微博。一年都过去了,再被王思聪说是抄袭,大张伟这次直接怒了,发了一个长微博回应抄袭质疑,并且提出:吸取、融合、借鉴乃音乐创造的必然规律。


  


  不过,里面还有一句话很真诚:“谁盼着我出歌,完全不融合不借鉴前人的才华,我跟你极真诚的说:我,做不到!”这...还让人家有什么可说的呢


  


  大张伟用他的创作理念打破了众人对“抄袭”的固有概念。不得不说,在打破规则这方面,他也算是一枚真·朋克。


  


  而耳帝曾经也对于音乐作品抄袭有过一个小科普:


  1、法律上对于抄袭从来就没有明确的标准与概念,旋律连续8小节相同只是业内流传的一种标准,事实上,绕过“连续八小节相同”非常容易,只有极少数的歌手才会笨到让八小节完全一样。


  2、创作存在“印象创作法”,即作者并没有主观抄袭的意图,但听过的歌曲潜意识中影响了他。


  


  也就是说大张伟承认自己的一些作品确有抄袭,但他认为他的抄袭属于创作中的“印象创作法”,并非有意为之。所以吃瓜吃到这,关于大张伟究竟是不是“抄袭大王”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争议在身,也无怪乎在对原创度要求极高的电音领域,大张伟会被diss没有资格做《即刻电音》的主理人。


  


  乐观来看,从之前大张伟在节目中用电音设备即兴表演的手法来讲,也不能说他对电音没有了解。


  


  而且他的歌,确实有一些“整合”得比原曲耐听、有趣。


  


  


  


  


  


  


  


  


  


  


  如果撇开关于抄袭的争议,我们还是不能否认大张伟在音乐上的才华。从《嘻刷刷》再到《BiuBiuBiu》,大张伟用一种极简的创作方式,将旋律作为歌曲最重要的创作部分,用最简单的叠词法创造歌曲的记忆点,达到了惊人的传播效果。


  


  甚至有人说,大张伟是这十几年神曲创作者中,最会利用中文音节,扩大歌曲传播度的人,代表作就是《穷开心》。


  


  


  


  更好玩的是,大张伟会把一些原本耳熟能详的句子或故事进行改编,比如之前的《葫芦娃》,反正当时我是深深记住了那句“妖精放了我爷爷”。


  


  今年,大张伟又推出了全新专辑《人间精品》。


  


  专辑中的很多歌曲也被大张伟加入了北京话的特色儿化音,在风格上融合了Future Bass和Trap,在旋律上结合了一些民间小调,像《蜗牛与黄鹂鸟》和《乌苏里船歌》的排列方式。此外,什么东北秧歌、中国民乐等等元素通通被大张伟和欧美电音混在了一起,个人风格还是挺明显的。


  显然,不管大家对他怎样抱有争议,如今,已经没有人能在大张伟的BGM里打败他了。


  


  他的音乐喜欢的人听着开心,不喜欢的人觉得“下里巴人”。


  


  正如大张伟在《即刻电音》里说:“我一直认为电子音乐就是Party(派对)音乐,就是能让所有人心、动作、头发丝和后脚跟都能一块动起来。”而“开心”,也是大张伟的音乐态度。


  


  但是至于开篇中提到的,在最需要原创度的电音领域,独具个性的“音乐裁缝”大张伟到底够不够格当导师?明天晚上8点节目就要在腾讯视频播了,等看过再评价吧。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

  表情
1 2 3
发表